[科技苑]湟鱼养殖帮它跨鬼门 跃龙门

青海湖裸鲤淡水全人工养殖研究获得重大突破。项目成果表明,这项技术使半咸水湖泊中生活的冷凉性鱼类品种拓展到了淡水水域中生存和生长,掌握核心养殖技术后,青海湖裸鲤淡水人工池塘取得了每亩培育裸鲤1+龄鱼种达462公斤的纪录。这为保护利用青海湖裸鲤种质资源的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

青海湖古称“西海”,蒙古语叫“库库诺尔”,意思都是青色的水。它位于青海省东北部,在大通山、日月山、青海南山之间,面积4582平方公里,最深达32.8米,是中国最大的咸水湖。“青海湖中有两宝,一是湟鱼二是鸟”。据地方志记载,青海湖早在200多年以前就有湟鱼。

[]帮助湟鱼跨鬼门 跃龙门

从前,湖周围人烟稀少,当地的藏族牧民没有吃鱼的习惯,外地人很少到这里捕鱼,因此,湟鱼得以大量繁殖,鱼的密度很大。每到鱼泛季节,“骑马涉水踩死鱼”。每年3月中旬至8月中旬是湟鱼繁殖季节,湟鱼密集成群,游近河口附近,争先恐后,顺河口溯流而上,受精排卵。

狭不发达,分为左右两叶;唇后沟中断,相隔甚远;无须。体裸露,胸鳍基部上方、侧线之下有3-4行不规则的鳞片;肛门和臀鳍两侧各有1列发达的大鳞,向前达到腹鳍基部,自腹鳍至胸鳍中线偶具退化鳞的痕迹。侧线平直,侧线鳞前端退化成皮褶状,后段更不明显。背鳍具发达而后缘带有锯齿的硬刺。体背部黄褐色或灰褐色,腹部浅黄色或灰白色,体侧有大型不规则的块状暗斑;各鳍均带浅红色。

多年人为的滥捕已造成青海湖湟鱼的大量锐减,由于全球变暖,大气干旱,降水减少,加之青海湖水位年年下降,含盐量和碱度不断上升,湟鱼的生存受到很大影响。青海湖湟鱼资源已不足开发初期的十分之一。

近年来,水产科技人员分别在西宁开展了青海湖裸鲤的淡水池塘养殖和工厂化养殖,在龙羊峡和李家峡库区实施了青海湖裸鲤水库网箱种苗培育和成鱼养殖,在河湟流域的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景阳水库、湟中县大南川水库、循化撒拉族自治县查汗都斯水库实施了增殖养殖。在开展大水面增养殖试验中,经过27个月的粗放试养,裸鲤最小个体为85克,最大个体为470克,平均体重达184克。令人欣喜的是,龙羊峡水库网箱养殖年净增重每尾150克至200克,每平方米产鱼60公斤,折合亩产40吨。此外,从测试结果看,淡水养殖的裸鲤粗脂肪和碳水化合物含量高于野生裸鲤的含量。

本期节目主要内容:每年的6到8月,是着名的青海湖湟鱼洄游产卵的季节。作为青海湖中惟一的有经济价值的渔业资源,湟鱼在上世纪的自然灾害中拯救了青海人的命,但是过度捕捞导致湟鱼数量大幅减少,农业生产筑坝修水库阻碍了湟鱼洄游的道路,气候变化破坏了湟鱼的产卵场,而湟鱼数量的变化将直接影响脆弱的青海湖流域生态系统。怎样救助湟鱼?青海省渔政部门和裸鲤救助中心正在行动中,人工孵化、增殖放流、修筑鱼道、巡视护航、紧急抢险。青海湖湟鱼在人类的帮助下正在缓慢地恢复种群、繁衍生息。(《科技苑》20140918帮助湟鱼跨鬼门跃龙门)

“在青海湖裸鲤淡水全人工养殖技术的攻关过程中,21名科研人员先后在专业核心期刊、省级科技期刊发表论文5篇。项目研究提升了专业技术技能,培养了一支裸鲤资源保护和研究的队伍。”青海湖裸鲤救护中心主任史建全说。据他介绍,这项科技攻关项目还创下了青海湖裸鲤后备亲本、亲本、成鱼池塘养殖试验,鱼种、成鱼网箱养殖试验,在河湟流域水库涝池开展增殖试验等多项科研的“首次”,为青海湖裸鲤下一步实施规模化淡水养殖夯实了数据基础。行业权威人士认为,青海湖裸鲤淡水全人工养殖技术的重大突破,对健全青海湖渔业生态环境监测报告制度,保护青海湖裸鲤种群遗传多样性和实现青海渔业资源的永续利用,以及拯救青海湖脆弱的“鱼鸟共生”生态系统,具有前瞻性的重大意义。

湟鱼是青海湖独有的鱼类。“水中绕有鱼类,色黄无鳞……”这是关于湟鱼的最早记载,见于清朝乾隆年间的《西宁府新志》中。无鳞的特征使它获得了“青海湖裸鲤”的学名。“其实,在它们的肛门、臀鳍两侧和肩带部位还有稀疏的特化鳞片。”48岁的史建全是青海湖裸鲤救护中心的主任[

体长,稍侧扁,头锥形,吻钝圆,口裂大,亚蹄形。上颌略微突出,下颌前缘无锐利角质。下唇细

湟鱼是裸鲤的俗称,是青海湖中的特产,以其鲜嫩味美而着称。它在鱼类中属鲤科,学名叫做“青海湖裸鲤”。裸鲤全身裸露,几乎无一鳞片,体性近似纺锤,头部钝而圆,嘴在头部的前端,无须,背部灰褐色或黄褐色,腹部灰白色或淡黄色,身体两侧有不规则的褐色斑块,鱼鳍带淡灰色或淡红色。也有个别全身呈浅黄色或深绿色的。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