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螃蟹卖出“白菜价”之后,鮸鱼价格之低让人匪夷所思

在刘维华开设的水产城中沙头42号门市部里,装满鮸鱼的一篓篓鱼箱垒得高高的,运货车来回穿梭,源源不断地把鮸鱼从码头运来。在加工场地,女工们按级分拣、装盘、过秤、撒冰,然后装车运送到全国各地。“我主要供应温州市场,这几天每天发货都在一万斤以上。”

对此,白沙岛渔老大张伟祥也深有同感。张伟祥是捕鮸鱼高手,五年前,他捕到一条147斤重的大鮸鱼,最后卖出12.8万元的高价。“阿拉捕鱼人当然知道,大鮸鱼值钱的地方是这条鱼胶,它用来滋补身体,且越大越好。”今年,他虽然没有捕获大鮸鱼,但产量明显提高了,“比起往年,产量翻番,但收入没有增加多少。”张伟祥在白沙岛附近的渔场捕捞鮸鱼,“一网总能捕到上百斤,这跟过去撒几网才能捕到几条天差地别。看看也是喜欢,就是今年的价格实在太低了。”

据中研网消息,今年,舟山渔场稀罕事不断:继螃蟹卖出“白菜价”之后,鮸鱼也紧随其后,价格之低让人匪夷所思。

据介绍,鮸鱼俗称米鱼,属于暖温性底层海鱼,栖息于水深15—70米,底质为泥或泥沙海区。每年8至11月为舟山群岛鮸鱼的渔汛期,鮸鱼的主要捕捞方法为底拖网或延绳钓。东海渔场是鮸鱼主产区,尤以东海的舟山群岛产量最大,舟山国际水产城则是收购集中地。前些年鮸鱼是越捕越少,记得记者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灰鳖洋捕鮸鱼》,发表在2010年9月10日的《浙江日报》上,说的是舟山渔民在大海中撒了300顶网,结果只捕到11条鮸鱼。当时记者还发出感叹,不知资源急剧衰退的鮸鱼是否会像大黄鱼一样,成为一道消失的风景。

据介绍,鮸鱼俗称米鱼,属于暖温性底层海鱼,栖息于水深15—70米,底质为泥或泥沙海区。每年8至11月为舟山群岛鮸鱼的渔汛期,鮸鱼的主要捕捞方法为底拖网或延绳钓。东海渔场是鮸鱼主产区,尤以东海的舟山群岛产量最大,舟山国际水产城则是收购集中地。前些年鮸鱼是越捕越少,记得记者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灰鳖洋捕鮸鱼》,发表在2010年9月10日的《浙江日报》上,说的是舟山渔民在大海中撒了300顶网,结果只捕到11条鮸鱼。当时记者还发出感叹,不知资源急剧衰退的鮸鱼是否会像大黄鱼一样,成为一道消失的风景。

在水产城码头,记者看到,渔民从船舱里卸下一箱箱新鲜鮸鱼,通过滑道,在码头接应的装卸工人熟练、快速接过鱼箱装进运输车里。

定海桔园菜场水产摊位一摊主告诉记者,今年鮸鱼销量比去年翻了一番还多。“去年拿货时是几条几条拿的,今年则是几箱几箱拿的。”数量多了,价钱自然也就便宜了。摊主们说,与去年相比,今年鮸鱼的价格只有去年的四分之一,一些个头中等的鮸鱼价格甚至比很多蔬菜的价格还要低。三四指宽的鮸鱼,现在只需四五元一斤,而再大些的

会是昙花一现吗?在享着口福的同时,不少百姓也有隐隐的担扰。现在捕了这么多小鮸鱼,明年还能有大鮸鱼吗?能不能捕大留小,不过度捕获?百姓们希望有关部门好好研究这个现象,找出原因,合理捕捞,以便能更好地利用鮸鱼资源,保护鮸鱼资源。

今年的鮸鱼为何这么多?带着这个疑问,记者探询了诸多渔民和经销商。“估计是放流的结果吧。”多数人这样认为,像今年螃蟹捕获量的急剧增加,主要是因为这些年的增殖放流,鮸鱼产量的上升也是放流的原因。然而记者从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了解到,近年来舟山海域没有放流过鮸鱼苗,最近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放流是在2008年的5月,约10万尾鮸鱼苗放流入舟山灰鳖洋海域。

记者近日走访市区多家集贸市场发现,鮸鱼已成了水产品摊点最大的主角,大小不一的鮸鱼,被摆在最醒目位置。不少摊主一边忙着将顾客买好的鲜鱼刮鳞、开膛剖肚,一边向其他询价的顾客推销:“最近鮸鱼便宜,天气又好,多买些回去晒鱼鲞吧。”

“白菜价”乐坏马大嫂

“我专营鮸鱼有十来年了,像今年这么高的产量还是头一次碰到。”舟山国际水产城最大的鮸鱼经销商刘维华说,8月底起,舟山渔场上鮸鱼开始旺发,9月至11月,3个月时间他收购鮸鱼就有近2000吨,而往年最高不超过500吨。据他估算,今年舟山捕获的鮸鱼在万吨以上,总产量比往年高了好几倍。

在普陀金叶市场,卖海鲜的摊主告诉记者,这几天买鮸鱼晒鲞的顾客很多,他的摊点每天能卖掉200斤以上鮸鱼,不少顾客都是一次性花上二三百元买回家晒鲞。晒鱼鲞的鮸鱼大小在半斤左右最好,大的价格稍贵,用来晒鲞不合算。

近日,记者通过走访浙江省舟山市多家集贸市场发现,今年鮸鱼已成了水产品摊点最大的主角,今年鮸鱼便宜,堪为“白菜价”。据悉,鮸鱼以其肉味鲜美和极高的药用价值闻名于世,今年高产量低价格的鮸鱼也成为今年特殊的行情。

“10万尾鱼苗跟大黄鱼、墨鱼、蟹动辄放流成百万上千万尾相比,简直是杯水车薪,不可能产生如此大的效果。”

“10万尾鱼苗跟大黄鱼、墨鱼、蟹动辄放流成百万上千万尾相比,简直是杯水车薪,不可能产生如此大的效果。”

最多也只卖到一斤十元出头。

在普陀金叶市场,卖海鲜的摊主告诉记者,这几天买鮸鱼晒鲞的顾客很多,他的摊点每天能卖掉200斤以上鮸鱼,不少顾客都是一次性花上二三百元买回家晒鲞。晒鱼鲞的鮸鱼大小在半斤左右最好,大的价格稍贵,用来晒鲞不合算。

高产量“惊呆”经销商

今年,舟山渔场稀罕事不断:继螃蟹卖出“白菜价”之后,鮸鱼也紧随其后,价格之低让人匪夷所思。

对此,白沙岛渔老大张伟祥也深有同感。张伟祥是捕鮸鱼高手,五年前,他捕到一条147斤重的大鮸鱼,最后卖出12.8万元的高价。“阿拉捕鱼人当然知道,大鮸鱼值钱的地方是这条鱼胶,它用来滋补身体,且越大越好。”今年,他虽然没有捕获大鮸鱼,但产量明显提高了,“比起往年,产量翻番,但收入没有增加多少。”张伟祥在白沙岛附近的渔场捕捞鮸鱼,“一网总能捕到上百斤,这跟过去撒几网才能捕到几条天差地别。看看也是喜欢,就是今年的价格实在太低了。”

在刘维华开设的水产城中沙头42号门市部里,装满鮸鱼的一篓篓鱼箱垒得高高的,运货车来回穿梭,源源不断地把鮸鱼从码头运来。在加工场地,女工们按级分拣、装盘、过秤、撒冰,然后装车运送到全国各地。“我主要供应温州市场,这几天每天发货都在一万斤以上。”

那么跟海洋水产生物链是否相关?当初解释螃蟹增加的诸多原因时,许多水产专家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海中鱼少了,螃蟹就增多了。但鮸鱼属于正儿八经的鱼类,又该怎样解释现在的这种情况?对此,渔业部门和一些水产专家也觉得有些迷茫。一位从事多年水产研究的专家说,原因比较复杂,目前没法搞清楚,但肯定不止增殖放流、海洋生物链这些因素。

在普陀最大的集贸市场——东河市场,一位姓张的主妇一口气买了二十来斤鮸鱼。“你看,这小条的才五元一斤,买回去红烧、清蒸、腌制,都行。比比去年,现在的价格简直是‘跳楼价’。”

在水产城码头,记者看到,渔民从船舱里卸下一箱箱新鲜鮸鱼,通过滑道,在码头接应的装卸工人熟练、快速接过鱼箱装进运输车里。

“宁可忘割廿亩稻,切勿忘记鮸鱼脑。”鮸鱼以其肉味鲜美和极高的药用价值闻名于世,捕捞季节也恰在稻谷收割季节,舟山民间因此有这样的民谚。

“我专营鮸鱼有十来年了,像今年这么高的产量还是头一次碰到。”舟山国际水产城最大的鮸鱼经销商刘维华说,8月底起,舟山渔场上鮸鱼开始旺发,9月至11月,3个月时间他收购鮸鱼就有近2000吨,而往年最高不超过500吨。据他估算,今年舟山捕获的鮸鱼在万吨以上,总产量比往年高了好几倍。

产量剧增,价格却减了很多。刘维华介绍说,去年大鮸鱼市场价每斤50至60元,小鮸鱼30至40元,今年明显低于去年,“价格差不多下跌了一半,大量上市的那阵子跌得更惨,集贸市场上五六元、十来元一斤都可以买到。像三四指宽的小鮸鱼,直接从渔民那里买,最低的时候一斤二三元钱就够了。”

在普陀最大的集贸市场——东河市场,一位姓张的主妇一口气买了二十来斤鮸鱼。“你看,这小条的才五元一斤,买回去红烧、清蒸、腌制,都行。比比去年,现在的价格简直是‘跳楼价’。”

定海桔园菜场水产摊位一摊主告诉记者,今年鮸鱼销量比去年翻了一番还多。“去年拿货时是几条几条拿的,今年则是几箱几箱拿的。”数量多了,价钱自然也就便宜了。摊主们说,与去年相比,今年鮸鱼的价格只有去年的四分之一,一些个头中等的鮸鱼价格甚至比很多蔬菜的价格还要低。三四指宽的鮸鱼,现在只需四五元一斤,而再大些的最多也只卖到一斤十元出头。

产量剧增,价格却减了很多。刘维华介绍说,去年大鮸鱼市场价每斤50至60元,小鮸鱼30至40元,今年明显低于去年,“价格差不多下跌了一半,大量上市的那阵子跌得更惨,集贸市场上五六元、十来元一斤都可以买到。像三四指宽的小鮸鱼,直接从渔民那里买,最低的时候一斤二三元钱就够了。”

今年的鮸鱼为何这么多?带着这个疑问,记者探询了诸多渔民和经销商。“估计是放流的结果吧。”多数人这样认为,像今年螃蟹捕获量的急剧增加,主要是因为这些年的增殖放流,鮸鱼产量的上升也是放流的原因。然而记者从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了解到,近年来舟山海域没有放流过鮸鱼苗,最近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放流是在2008年的5月,约10万尾鮸鱼苗放流入舟山灰鳖洋海域。

记者近日走访市区多家集贸市场发现,鮸鱼已成了水产品摊点最大的主角,大小不一的鮸鱼,被摆在最醒目位置。不少摊主一边忙着将顾客买好的鲜鱼刮鳞、开膛剖肚,一边向其他询价的顾客推销:“最近鮸鱼便宜,天气又好,多买些回去晒鱼鲞吧。”

那么跟海洋水产生物链是否相关?当初解释螃蟹增加的诸多原因时,许多水产专家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海中鱼少了,螃蟹就增多了。但鮸鱼属于正儿八经的鱼类,又该怎样解释现在的这种情况?对此,渔业部门和一些水产专家也觉得有些迷茫。一位从事多年水产研究的专家说,原因比较复杂,目前没法搞清楚,但肯定不止增殖放流、海洋生物链这些因素。

“宁可忘割廿亩稻,切勿忘记鮸鱼脑。”鮸鱼以其肉味鲜美和极高的药用价值闻名于世,捕捞季节也恰在稻谷收割季节,舟山民间因此有这样的民谚。

高产量“惊呆”经销商

会是昙花一现吗?在享着口福的同时,不少百姓也有隐隐的担扰。现在捕了这么多小鮸鱼,明年还能有大鮸鱼吗?能不能捕大留小,不过度捕获?百姓们希望有关部门好好研究这个现象,找出原因,合理捕捞,以便能更好地利用鮸鱼资源,保护鮸鱼资源。

“白菜价”乐坏马大嫂

网站地图xml地图